本篇文章3696字,读完约9分钟

除了辞职创业之外,马东在搜索排行榜上最热的话题是“剪眼袋”,在接受采访时,马东笑了,剪眼袋和剪理发是一样的,“这是怎么回事! ”。

《奇闻异事》中荤段子也可以无缝地说广告,“臭美”可以割眼袋,辞职,马东可以说是最近最热的媒体人。 年,马东从央视辞职成为爱奇艺的首席文案官。 他发表的“奇萩说”不仅让导师组“马晓康”(马东、高晓松[微博]、蔡康永[微博] )成为“颜值男神”,还让选手组“马肖湉”(马薇薇、肖驲、范湉) 当《奇葫说》做得很出色时,马东选择离开爱奇艺,带着《奇葫说》团队创业。 他说,自己对创作的趣味性大于管理,“我自己做一流的创作者做企业,用二流的管理水平粗略地管理就足够了”。

“马东谈割眼袋:给你看呀!反正我又看不见”

除了辞职创业之外,马东在搜索排行榜上最热的话题是“剪眼袋”,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,马东笑了,剪眼袋和理发一样,“这是怎么回事! ”。

辞职后重新创业

既然管理不好,就安心创作比较好

新京报:这次辞职和你从央视辞职时的心情有什么不同?

马东:本质上没有区别,是根据命运和时机选择的。 央视辞职的时候,我觉得系统内能做的都做完了。 比如说,你爬山,过半山腰,山顶也过云,你继续爬下去越来越难,越来越晚。 另一个选择是旁边有座山。 不管和这个一样贵还是一样贵,你都没去过。 我的性格一定会爬别的山。

“马东谈割眼袋:给你看呀!反正我又看不见”

新京报: 2次都是觉得继续往前走空之间有限而去的吗?

马东:不。 更有趣的事件吸引着我的是好奇心。

我说过我的好奇心在起作用,但是最近好奇心这个词被我的很多前同事们使用,所以我不好意思说这个词。

新京报:这次的好奇心来自什么?

马东:是生活习惯的选择。 我在爱琴大部分时间都在管理。 大部分时间都在创作。 现在变了形,和这个妖罪(注:“奇怪的说法”团体)每天在一起,大部分时间在创作,小时间在管理,可能很有趣。 我大致上可以成为二流管理者,但我可能不用花太多力气就能成为一流的创作者。 另外,那是我有趣的,两相权衡,我认为做一流的创造者,做企业,用二流的管理水平粗略管理就足够了。

“马东谈割眼袋:给你看呀!反正我又看不见”

关于节目《奇特的说法》

谁吃饭都没关系吗? 要我帮爷爷摔倒吗?

新京报:《奇萩说》一直很放松很开心,但是这个节目有让你很痛苦的时候吗?

马东:不,没有一个好节目是痛苦制作的。 录像好像是节日。 因为只有舒服的节目才好。 这个节目的录像时间很短,剪了不到三个小时的复制品。 我们三个半小时就录完了。 基本上是恢复现场的真实状态和流动性。

“马东谈割眼袋:给你看呀!反正我又看不见”

新京报:大家都称你“有荤段子也有文化的完美结合体”。

马东:以我的人生经验来说,你成长的速度越快,消失的越快,所以不用太在意。 两天后谁也不说话。

新京报:节目中还有有趣的辩论,也可以引起大家的讨论。 这些主题当时明确的时候,你有参加吗?

马东:节目组负责招募和凝固毕竟那些主题可以讨论,但有些主题我会避开。

新京报:什么主题会被回避?

马东:“上车要不要给阿姨让座”“爷爷倒在路边要不要撑住”等话题最大的问题是,虚假的接近,它看起来和你的生活很接近,其实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也能每天遇到瓷器 你也没有机会帮助爷爷。 那只是大家关注的热点,但我们想要的话题是你能不能带自己去。 “遇到傻x领导的话,我告诉你吧? ”,每个人都会相遇。 我的部下特别多。 “你朋友的丈夫有外遇,要不要告诉她?” 这是每个人都会带来的话题,我们想还原的是大家在生活中谈论的话题,讨论谁的朋友吃饭的时候爷爷会不会帮忙。

“马东谈割眼袋:给你看呀!反正我又看不见”

新京报:但是,至今也有人认为节目话题狭窄,偏重感情类。

马东:朋友吃饭的时候,这类话题其实讨论最多,所以比例和生活没有太大差别。

谈工作

对我来说用语言思考比想象中容易

新京报:你觉得自己很奇怪吗?

马东:每个人的标准都不一样。 以我的标准,我不是。 年龄经验决定了你向生活妥协,奇怪的重要标准之一是不怎么妥协,这也是年龄决定的,所以年轻人很奇怪。 另外,我的工作需要我带队。 带队是包容性的,没自己奇怪。

“马东谈割眼袋:给你看呀!反正我又看不见”

新京报:你对年轻人有没有一点重视的品质?

马东:很聪明。 这是我最珍惜的品质,真聪明的人不会太坏。 他的情商和智商很高。 有人可能会说他必须是个好人。 这是所谓的道德评价,但道德观经常变化。 以前这样做的人是好人,但现在这样做的人可能没那么好了。 所以道德观本身就是漂移的概念,所以不要用道德绑架别人。 如果你运气好的话,遇见聪明人就好了。

“马东谈割眼袋:给你看呀!反正我又看不见”

新京报:但是,道德感会慢慢培养。 聪明的人大多需要才能。 那个部分天生聪明的人该怎么办?

马东:要做适合自己的事件,双商是形容词、刻度,绝对不是。 据说孩子其实有7~8种倾向。 有些人适合做这个,有些人适合做那个。 父母就是要尽快找出孩子适合做什么。

“马东谈割眼袋:给你看呀!反正我又看不见”

新京报:你什么时候发现自己适合做什么?

马东:我20多岁的时候发现自己很适合说话。 我想用语言组织的思维比坐在那里更清楚,所以你们来采访我没做过准备。 队伍告诉我如果不是和所有人说的一样,我会努力的。 不是我多么牛逼,能说不同的样子,这是思考的乐趣。 我做过十几年的主持人。 其中至少有10年在做采访节目。 都是文化界的大佬,坐在对面两个小时一辈子说一次话。 所以我会根据你问我的方法态度,谈谈不同的感受和经历。 我通过这个来考虑。 故事对我来说是件既好又容易做的事。

“马东谈割眼袋:给你看呀!反正我又看不见”

父母的旗帜

曾经“优越”,现在觉得奇怪

新京报:以前爸爸说过希望你做普通人。 所以,在成长的过程中你有什么特质被压抑着?

马东:算了,没什么好压抑的,也没什么好鼓励的。 我不是有自信的人。 我想这些遗传来自父亲。 但是有点自卑感的人,性格上并不是坏事。

新京报:你想象我们艺术家的后代从小就应该有优越感吗?

马东:艺术家的后代并没有优越感,其实是所谓的社会阶层。 无论从财富的角度还是别的角度,最终都可以用财富来衡量,有点优越感。 我小时候应该也有,长大了觉得奇怪,就没了。

“马东谈割眼袋:给你看呀!反正我又看不见”

新京报:虽然你说过最重视角色自由,但是很多人还是很羡慕时间自由、财务自由。

马东:时间自由我一辈子都不想要。 什么是时间自由?每天早上自然醒来,然后想做什么? 我觉得那天很痛苦。 我从中央电视台辞职后在家打了8个月的高尔夫。 每天早上6点起床,7点开球,打了几个月,说实话,它和锄头不太一样。 有人说是绿色鸦片,但一打就不会放弃。 这是什么啊,没意思!

“马东谈割眼袋:给你看呀!反正我又看不见”

《马晓康》的绝配

康永认同感强,晓松才气惊人

新京报:第三季的《马晓康》(上图)将合并。 你和高晓松、蔡康永的友谊是怎么形成的?

马东:我和晓松认识得有点早。 “汉字英雄”的时候请了客人来。 其实《汉字英雄》拜托康永看了一下,康永在内地没有上电视的先例。 他们俩都是自由主义知识分子,眼光开阔,生活经验丰富,心胸松懈,对世界容忍度极大,知识渊博。 康永写文章,晓松在叙述方面绝对有才华。 不同的是,康永更温暖细腻,同理心更强,晓松只有吓得更有光泽。 他的知识储备和浏览速度绝对出色。 而且惊人的是,都是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的人。 所以他们俩虽然不同,但都是人中龙凤。

“马东谈割眼袋:给你看呀!反正我又看不见”

新京报:请在第三季度回来高晓松。 你做了什么工作?

马东:喝了大酒,喝了30年的葡萄酒,他帮了我很大的忙,所以我跟他说要创业。 请帮帮我。 其实他在做蚂蚁音乐,除了《晓松奇谈》之外,没有多少时间和精力做别的节目。 第一,他可能认为他应该帮忙。 其次,你以为这个节目不讨厌他吗,不用事先准备,他也很享受那种身临其境的反应,很享受调动自己的激素打倒对方时的快感。

“马东谈割眼袋:给你看呀!反正我又看不见”

眼袋这件事

纯粹给别人看的,我看不见

新京报:你剪眼袋是什么初衷?

马东:我在爱琴工作了这几年。 确实上了年纪,眼袋很暴。 春节前,我去了朋友的某个地方。 他是整形医生。 他说。 “你这个眼袋迟早会得到的。 现在请不要再弄了。 与其以后得到,不如现在得到。 所以现在就动手吧。 ”。 然后把我按在那里就拿到了。

“马东谈割眼袋:给你看呀!反正我又看不见”

拿到后,我像蓝眼睛一样,戴着墨镜,见到了牟鞰(《奇妙说》制片人)。 她说你怎么了。 我说了剪了眼袋。 她说你病了吧。 我是这么说的。 她问我在节目里能不能说这个,我说无所谓。 我真的无所谓。 赵忠祥[微博]老师大约20年前剪了眼袋,那时很重要。 那时看电视也说:“嘘,我不能说上千万。 我们家是广电系统。 我们知道他割了眼袋。 ”。 现在割眼袋有多久了? 和理发一样。

“马东谈割眼袋:给你看呀!反正我又看不见”

新京报:剪了之后感觉好点了吗?

马东:不,这纯粹是给别人看的,我看不见。

朋友说的

蔡康永:马东是我的灵魂伴侣——马东死后,我可以和他成为灵魂伴侣! 因为可以说明他不依赖脸和身体也很受欢迎。

郭德纲[微博] :马东要是说相声,就得饿死! 我们俩的关系和其他的不一样,我叫他哥哥。 因为马季先生是我的师伯。 他那年到了爱琴,给我打电话说:“兄弟我到了爱琴。 以后有事一起做! ”。 我等着带着德云社四百多天的孩子说相声呢。 毕竟900多天过去了,他走了。

“马东谈割眼袋:给你看呀!反正我又看不见”

金星[微博] :参加节目《奇妙说》后我获得了很大的收获,再次认识了马东先生。 央视虽然人才众多,但在这么多人中,华丽转向、最准确、最标准、最有范围的还是马东。

“马东谈割眼袋:给你看呀!反正我又看不见”

录音/新京报首席记者刘琒实习生吴奇函

摄影/新京报记者郭延[微博]冰

标题:“马东谈割眼袋:给你看呀!反正我又看不见”

地址:http://www.ao5g.com/adlyl/45421.html